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浙江文化 > 地方戏曲

曹禺《雷雨》频遭笑场 文化断层致理解隔阂

2014-08-12 10:41:51 来源:  作者:
摘要: 有观众就是来看演出是否好笑 周冲的脸上两大块胭脂“很傻很天真”,四凤“表演做作”,繁漪“看上去足有五十岁,大热天穿丝绒旗袍”…&

有观众就是来看演出是否好笑

周冲的脸上两大块胭脂“很傻很天真”,四凤“表演做作”,繁漪“看上去足有五十岁,大热天穿丝绒旗袍”……在网友毫不留情的拍砖下,此版《雷雨》频频让观 众忍俊不禁。甚至角落的窃笑最后演变成全体观众的哈哈大笑。30多岁的观众徐小姐直接笑出了声。“我看过《雷雨》,知道它的人物设定、故事情节,可这次怎 么看怎么好笑。”

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副总经理喻荣军也在台下跟着乐。“《雷雨》为什么会引人发笑,的确值得深思。”他说,“《雷雨》本来就有很多点好笑,这一版演员对表演继 承得也不够鲜活。”不过,他把话又说了回来:“观众的心态不对。因为前面出了笑场的事件,很多观众来看这个戏,就是想来看《雷雨》到底好笑不好笑的。当 然,整个戏看完之后还是非常震撼的。对剧院来说,还是要有坚守,不能一味迎合观众。”

文化断层导致理解隔阂

受北京公益场“笑场”事件影响,此版《雷雨》在沪演出前,导演顾威在剧场门口被团团围住。对于在北京遭笑场,顾威称自己的反应并不激烈,他也多次见过《雷 雨》招惹笑声。“比如最后一幕周萍带着四凤要私奔,繁漪推出周冲来阻拦,周冲说‘我没什么可说的,你带她走吧’,每次演到此处,学生观众就会哄堂大笑并鼓 掌。”顾威说,“我就不明白了,这是一个乱伦的私奔,居然还笑、还鼓掌。结果,现在只要对着学生,一演到这儿演员就犯怵,不知道该怎么弄。”

顾威也听了很多意见,“有人说我们该内部检查,可能是表演不到位。上世纪50年代,朱琳演出鲁侍萍时,一句‘你是萍……凭什么打我的儿子’,老被观众笑, 于是朱琳就把这句词拿掉了。后来周总理看完戏,给她打电话问那句词为什么拿掉?朱琳说,我说不好,一说观众就笑。周总理说,那是你们演员的问题,不是曹老 爷子写的问题,这词儿一定要说。后来朱琳调整了表演,观众就不笑了。”但顾威对年轻观众的笑点还是感到费解,如周朴园对周萍说“你不要忘了人伦天性”。 “要求别忘人伦天性有什么可笑的?恐怕观众也需要审视自己。”更多人将《雷雨》遭笑归结于时代。“我知道这不是学生的问题,而是学校、老师的问题。他们还 懂不懂得什么叫经典,什么叫权威,什么叫做追求?”

热门推荐
返回顶部